谈媒体互动与社会公益

封面用图:触动传媒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冯晖中。摄影:徐晓林

上海经济评论:触动传媒和成立时间相差无几的分众传媒有哪些不同?另外,对企业的上市是否有打算?

冯晖中:分众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广播网络,而我们搭载在出租车上的荧屏能和乘客互动,我们花了很大的研发成本在互动荧屏上。至于上市,现在金融市场情况不是很好,从长远考虑,还是要看时机。

上海经济评论:目前,触动传媒正在关注哪些方面?

冯晖中:目前我们在北上广、深圳、杭州以及香港等六个城市运营,今后会深入拓展在一线城市的市场份额。对于一些主要二线城市,我们计划未来两年内再增加12个市场。海外市场方面,我们与Play Taxi Media合作,在加拿大的三个城市开展了业务,未来计划扩展更多的国际市场。还有就是针对互动荧屏开发一些新功能。我们对社会公益慈善事业也做出了很多贡献。我的家族去纽约创业也是从零开始,那时有人帮助过我们。别人在你困难时帮助你,你也要能够帮助别人。

上海经济评论:智能手机等移动设备上网越来越便利,乘客乘坐出租车时有了更多选择消磨时间,触动传媒会如何应对?

冯晖中:现今的媒体环境是“消费者所关注的媒体种类更多,但在每一个媒体上花费的时间更少”。每一种形式的媒体都有其存在的理由。我们的平台有其不可替代性,也有很多方式和手机等移动设备互动,比如通过手机下载电子优惠券,还有二维码的应用等等。今后可能会通过手机和屏幕的互动进行购买和支付的尝试。

上海经济评论:是否考虑过在其他载体平台发展,从而扩大影响力?

冯晖中:全中国的出租车有上百万辆,我们涉及的是四万辆,未来发展空间还很大。相对来说,乘坐出租车的还是一些受过高等教育、比较富足的人群。我们希望专注于这样一群人,他们是我们的客户(平台内容供应商)一直想要寻找但很难接触到的一群人。

上海经济评论:当初怎么会想到通过出租车市场做一个可以互动的传媒平台?

冯晖中:有一次我们一家去拉斯维加斯度假,我的女儿在乘坐出租车时,发现出租车背后有一块DVD的屏幕,她很兴奋地去点屏幕,但是没有任何反应。我突然间就想到为什么不去做一个互动的荧屏?

上海经济评论:作为华人企业家,中西文化交融给你带来了什么?

冯晖中:刚来中国创业时,公司有一些员工遇到困难后,不做任何选择就放弃尝试了,所谓多做多错,少做少错。西方的想法是想各种办法来翻过面前的这堵墙。反过来说,西方教育鼓励人创新,但有时候会太过创新,反而是走了远路。我尽量在自己所了解的双方文化的基础上寻找一个平衡点,这是对我比较大的益处。

上海经济评论:对现在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?

冯晖中:要有独特的创意和商业模式,还要有雄厚的资金来支撑。在中国,聪明的人很多,一些人能想到的创业模式,另一些人可能也能想到,竞争很激烈。创业还要有恒心,有时候过了面前的这道坎,可能就成功了。我刚来的时候不会中文,对环境也很陌生,人家花一个星期做的事情,我要花一个月,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。

上海经济评论:谈谈和著名演员吕良伟先生(触动传媒荣誉主席、顾问团成员)的相识与合作。

冯晖中:我和吕良伟30年前在纽约相识,那时他还在拍《上海滩》。吕良伟是传媒娱乐业的圈内人,他对这个行业有很多独到的见解和经验,这方面给了我很多帮助。他也帮助我了解中国文化(比如教我粤语),这也是我现在能够讲一口流利粤语的原因。我们也都很喜欢做慈善和公益。所以,我们建立了非常好的合作关系。

上海经济评论:在你看来,自己的最大缺点是什么?

冯晖中:性子比较急,可能别人做一件事情要花一天的时间,但我希望用一个小时就要做完。

上海经济评论:最喜欢上海这座城市的什么地方?

冯晖中:上海比较像纽约,人们都充满活力,做事情的节奏都很快,大家努力工作但在玩的时候也很尽兴。

 

来源:东方早报《上海经济评论》周刊、文/周知秋